今日头条新闻网站梳理实事的最新新闻事件

《纽约客》万字深度报道 揭开美国政府迫害伊朗科学家内幕!

国际新闻 2020-09-19 20:58今日头条新闻网站0

  9月14日,美国《纽约客》杂志发布了一篇上万字报道,标题为《拒绝当间谍的人》。文章详细讲述了一位3年前被美国政府逮捕的伊朗科学家西鲁斯·阿斯加里的故事,从被怀疑窃取商业机密到拒绝成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线人后被构陷,再到一波三折的美国牢狱经历,文章对阿斯加里教授从始至终的坚强不屈、坚守原则给予了高度评价,也对美国政府迫害外籍科学家的行为做了深刻揭批。

  噩运来袭

  2017年春天,伊朗材料科学家西鲁斯·阿斯加里接到了美国驻迪拜领事馆的电话——他和妻子法蒂玛申请访问美国的签证下来了。

  56岁的阿斯加里是伊朗谢里夫理工大学的教授,当时的他对美国很有好感,甚至将这里当成第二个家。上世纪90年代,他曾在费城读研究生。他最小的女儿萨拉出生在美国,另外两个孩子都在美国大学毕业,并留了下来。

  2017年6月21日,阿斯加里和法蒂玛登上飞往纽约的航班,他们计划先见下孩子们。刚到达纽约肯尼迪机场,阿斯加里就被联邦调查局(FBI)逮捕了。FBI告诉他,他被指控犯有严重罪行。当时场面混乱,阿斯加里几乎没有注意到,没人给他的签证盖章。

  FBI给阿斯加里看了一份长达12页的起诉书。阿斯加里被指控窃取商业机密、签证欺诈和多项电信欺诈。对阿斯加里来说,起诉书读起来就像一部惊悚小说。

  4年前,阿斯加里曾对美国凯斯西储大学进行了为期四个月的访问。起诉书里认为,那次访问是一个阴谋,目的是骗取美国一家阀门制造商的商业机密,以使伊朗政府受益。FBI宣称,这些罪行将使他面临多年监禁。

  起诉书里的证据都出自于阿斯加里的电子邮件。原来,FBI从5年前就开始监控他的邮件。

  阿斯加里认为,这些指控毫无根据。他在凯斯西储大学的研究被业内熟知——它们几乎算不上商业机密。他试图向FBI解释他的工作,他以为只要能将材料特性、原子排列等说清楚,他就不会被起诉。

  阿斯加里没有意识到,噩运正向他袭来。在此之前,他从未将对美国的访问与美伊紧张关系结合起来,他深信“科学无国界”。在他看来,政治阴谋妨碍知识分子之间的学术交流是不对的,他始终相信,保持冷静和理性能够解决问题。

  导火索:4年前的拒绝

  阿斯加里在谢里夫大学领导着一个由博士生组成的精英研究团队。2011年,伊朗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制裁,军民两用类设备无法进口到伊朗。阿斯加里团队的研究受到影响。同年,他拜访了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好友,在见识到该大学先进的实验室后,他希望能来这里进行科研。

  2012年11月,阿斯加里利用休假机会,持访问签证来到美国,由于可在美国就业的H1B签证迟迟办不下来,他只能以“志愿者”的身份在凯斯西储大学实验室工作。

  一开始,他只需要为试验准备样品。几周后,他被安排分析俄亥俄州一家阀门制造商不锈钢样品的原子结构。

  工作几个月后,阿斯加里得知签证申请被驳回,因为美国政府对像他这样的学者有所戒备,凯斯西储大学将取消正式聘用决定。

  一筹莫展之际,2013年4月某天,一名叫马修·奥尔森的FBI特工突然联系了阿斯加里。奥尔森约他在咖啡馆见面,跟他聊起阿斯加里来美国的原因以及他因签证申请被取消的困境。

  奥尔森告诉阿斯加里,如果愿意签一份文件,将帮他摆脱困境。阿斯加里意识到这是个陷阱,奥尔森试图招募他成为间谍或线人。

  按照《纽约客》的曝光,不难理解,FBI为何对阿斯加里这样的人感兴趣。谢里夫大学是伊朗最负盛名的顶级理工科学府,为伊朗培养了大量精英人才。材料科学与研发核武器有密切关系,FBI认为,谢里夫大学教授必然认识在伊朗从事军事或核工程研究的科学家,签证就是阿斯加里的弱点。

  在美国访问或居住的伊朗人经常会被FBI盯上。一开始,FBI特工会与被盯上的伊朗人礼貌寒暄,交换名片,接着以这些人自身问题和困境相要挟,迫使他们成为FBI的间谍或线人,这是FBI一贯的手段。一些拒绝FBI要求的伊朗人告诉《纽约客》,他们遭受了持续数年的要挟以及法律纠纷。

  阿斯加里对此事感到厌恶,他当即表示,不会签署任何协议,也不会从FBI那里拿一分钱。很快,阿斯加里离开了凯斯西储大学,回到伊朗,他以为整件事情到此为止。

  欲加之罪

  2017年6月21日,阿斯加里在肯尼迪机场被捕。第二天,他被FBI关押在俄亥俄州莱克县拘留中心,开始了72天的拘留生活,等待联邦法院的传讯。

  FBI对阿斯加里的指控主要为以下几点:第一,FBI声称,阿斯加里在凯斯西储实验室给那家阀门制造商做分析时,与该公司研究“低温渗碳”技术的材料科学专家森妮瓦·科林斯有邮件交流,内容涉及一些材料科学的研究机密。第二,FBI通过监控阿斯加里的邮件,发现他有个伊朗学生曾向伊朗一所与石油化工业有关的研究机构提出“低温渗碳”科研项目申请,该学生夸下海口,声称阿斯加里在美国掌握了伊朗无人知晓的技术,还写邮件请求阿斯加里审核这个项目。

  对阿斯加里来说,该学生的请求是在浪费时间,因为这不是他的科研范围。但FBI仅仅通过这几封邮件,“捕风捉影”地认为,阿斯加里窃取了美国的“商业机密”,还将其提供给伊朗政府。

  在莱克县拘留中心,FBI没有放弃对阿斯加里的威逼利诱。在与FBI的数次谈话中,阿斯加里没有承认任何对他的指控。又一次谈判僵局后,阿斯加里在辩护律师的协助下获得了保释。但没想到,接下来又是一番波折——他被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CE)逮捕。

  阿斯加里这才发现,他落地纽约机场时,没有人给他“签证”盖章,因为他拿的不是真正的签证,而是被FBI“动过手脚”的证件。根据《纽约客》的说法,阿斯加里拿到的,实际上只是FBI为了达成目的临时发给外国人的一份看起来像签证的文件。一旦任务终结,FBI必须将这名外国人移交给美国移民局做遣返处理。

  也就是说,他能在2017年来到美国,其实是FBI设下的一个陷阱。

  美国政府要求移民局推迟对阿斯加里的遣返,直到他受审之后。在双方对阿斯加里的案件进行协商时,他只能被关押在移民局的拘留所中,这里羁押的都是非法入境者。

  8天后,他获得保释,前提是同意在案件结束后配合移民局加快遣返进程,他同意了。之后,他住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等待开庭。在此期间,FBI多次来找他,每一次,他都拒绝认罪或成为线人。

  胜诉却再次入狱

  审判日是在2019年11月12日,他在律师的帮助下,终于赢得这场官司。根据《纽约客》的梳理,他从这几个方面大获全胜:

  第一,FBI污蔑他窃取阀门制造公司的商业机密,但该公司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也无人从中获利,该公司所谓的商业机密都已经在专刊及科学期刊里发表过。

  第二,FBI提供的数据证据都来自他的电子邮件,但涉及到的数据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公开的,根本不构成机密。

  第三,FBI认为,阿斯加里与“低温渗碳”专家森妮瓦·科林斯的邮件交流是他窃取商业机密的主要证据。但法官判定,当阿斯加里出现在凯斯西储大学时,“低温渗碳”技术已经有几十年历史,关于这个技术已经发表了几十篇论文,阿斯加里获取的信息不具有经济价值和机密性。科林斯也作证说,他们交流的内容不构成商业机密。

  第四,那名被FBI作为证据之一的伊朗学生作证时明确表示,他在向学院提交申请书后才把申请书发给阿斯加里,阿斯加里认为这个项目不切实际。而他声称阿斯加里掌握了无人知晓的技术也是为了项目通过编造的谎言。

  最后,关于签证和网络诈骗的指控也被阿斯加里一一驳回。

  讽刺的是,就在阿斯加里的案子获胜后,所有人都以为他将被当庭释放,然后被遣返回伊朗时,他又被逮捕了。

  法官刚一离开,阿斯加里就被美国移民局的人抓走关了起来,开始长达7个月的监禁生涯。据《纽约客》透露,从表面来看,这像是美国政府的报复。他刚刚被美国司法体系当庭释放,却又陷入美国移民局的枷锁中。他的律师当庭爆怒:“简直是胡来!”

  阿斯加里被关在俄亥俄州东北部一所私人监狱,这里关押着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7个月里,他被辗转移送多个监狱,条件一个比一个差。他在监狱中目睹了非法移民被非人道对待,他自己也受尽折磨。

  考虑到阿斯加里已经承诺过会配合移民局自我驱逐,他的律师不理解为何他仍被长期拘留。律师认为这是美国政府的恶意。“阿斯加里既没有偷偷溜进美国,也没有窃取商业机密,他拿到了签证还付了钱。为什么会被惩罚?”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美国移民局低效的官僚作风让阿斯加里吃足了苦头。他的辩护文件被各个部门互相推诿,寄给他的文件也因移民局官员的渎职迟迟到不了他手上。

  今年2月,新冠疫情在美国恶化,阿斯加里所在的监狱也难以幸免。4月,阿斯加里确诊新冠肺炎,他被隔离在“负压”牢房里,不能洗澡,只能在有限时间内使用电话。退烧后,他被安置在一群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中,他所在的监狱近200名囚犯感染。

  6月,阿斯加里终于通过他之前并不愿意参与的美伊“人质交换”回到伊朗。他之所以不情愿被交换,是因为他更希望在美国法庭上证明自己的清白。

  “怎样离开伊朗,就怎样回到伊朗。”

  “我知道,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本网站部分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今日头条新闻的观点。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shcxys.cn, All Rights Reserved